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臥底天魔:我化身系統,感化諸天 線上看-第140章,元武界,新任宿主,李耀相伴

臥底天魔:我化身系統,感化諸天
小說推薦臥底天魔:我化身系統,感化諸天卧底天魔:我化身系统,感化诸天
正午。
悠闲物语
武国皇宫花园。
闫清越藏在宽松袖袍里的手,紧紧地捏着紫色令箭,心中忧虑。
我的萝莉弟弟
“消息已经传出去两个多时辰了,怎么监察修士还未给我回复?”
就在这时。
“你在想什么?”
陈轩一身臃肿的棉服走了过来,全然不知江麒刚刚为他擦屁股的事情,脸上挂着笑容。
“天魔陈轩,你到底什么意思?”
闫清越看到他这一身打扮,心里疑惑。
天气这么热,包裹得跟个球似的,有病?
再看到,陈轩径直走到她算到的,最佳封印天魔陈轩的地点,心中更是一沉。
她肯定了自己的猜测,陈轩也会天机秘术!
不过。
想到陈轩哥哥很快就要自由了,她心底一阵高兴,就选择性遗忘了天魔陈轩会天机密术的事,眼下一切以陈轩哥哥的安危为主。
但马上,她那丝高兴又被悲伤掩盖了。
‘是啊,陈轩哥哥会厌恶手上沾满血腥的我。’
陈轩抬头看了看天时,马上就要到午时,天地极阳的时候。
此刻。
厉青的肉身,已经在排斥他的灵魂了。
别看刚才是笑着走过来的,但其实他消耗的心力,堪比一场大战。
甚至连笑这个表情,也只是面部肌肉失控导致的,并不是他在笑。
于是连说话也只能灵魂传音:“想不想你的陈轩哥哥获得自由?想就别废话了,动手吧…”
闫清越眼神一冷:“先把陈轩哥哥还给我。”
神豪从游戏暴击开始 小说
陈轩心念一动,那只天魔就被他从意识空间扔了出来,然后胡扯道:“他体内的剧毒魔念,我已经拔得差不多了,等我被你封印的瞬间,我再将仅剩的最后一缕魔念消去。”
“你疯了,你就这样将他扔出来,要是他被晒伤我和你没完!”闫清越惊怒接住。
“放心,你的陈轩哥哥此时已经恢复修士灵魂了,这样程度的太阳晒不伤的。”陈轩随口解释。
哪来的什么恢复修士灵魂,其实是陈轩帮这只天魔运转了《道魔轮转术》,由天魔转变成了修士灵魂。
至于为什么多此一举,当然有目的。
恋爱暴君
陈轩见闫清越小心翼翼地用灵力包裹那只天魔,当即吐露真实目的:“友情提示啊,以他如今虚弱的状态,你最好赶紧给他找一具肉身,否则他说不定会虚弱成白痴。”
虚弱成白痴!
闫清越一惊,再看自己的陈轩哥哥,确实很虚弱。
下意识地就从储物戒里取出了,装有陈轩肉身的寒玉棺。
“陈轩哥哥你别慌,你的肉身我带来了,我现在就给你放肉身里。”
那只天魔心中大喜,面上却吃力一点头:“好。”
一旁。
陈轩的眼神发亮,以为目的就要达到了。
可结果这时。
闫清越突然一顿,然后将寒玉棺又收回了储物戒,然后歉意地看向手里的陈轩哥哥:“不行,肉身放在寒玉棺里太久了,现在的你太虚弱,可能会冻伤你。
我还是先用灵力温养你吧,等过几天再给你安放进肉身。”
陈轩:“……”
天魔:“……”
两者恨不得说:没关系,随便冻,冻死算我的。
但。
天魔表情如便秘般,挤出:“恩。”
陈轩嘴角抽搐,别过头,忍住不去看闫清越葱白玉指上,闪闪发光的储物戒。
骗不过来,只能待会趁放逐闫清越时,明抢了。
深深吸一口气,传音道:“快,时辰要到了,动手吧!”
闫清越抬头看了看天时,确实已经到了前几天《念响》告诉她的最佳封印时间。
虽然惊疑天魔陈轩为什么要这样。
但不管天魔陈轩有什么阴谋,此刻都比不上陈轩哥哥的自由重要。
她当即扔出数支阵旗,插在了陈轩身旁,将他围成了一个小圈。
随后,一道法诀射中最为特殊的一支阵旗。
“阵起!”
下一刻。
无数冰寒之气自阵旗中冒出,飞快向陈轩袭去..
这能冻结思维的极致冰冷,令陈轩升起前所未有的恐惧,竟在这一刻忘了这一切是他自己要求的,心中只剩一个念头:逃逃逃。
他下意识的,就想抬腿逃离这圈阵旗。
但九九重阳之日下的肉身排斥,竟令他愣在了原地。
等想起还可以灵魂出窍时,冰寒之气已经侵入意识空间,触及了他的灵魂…
陈轩心头大惊,就要哀呼我命休矣。
忽然,他终于想起这一切是自己要求的,惊慌的情绪才渐渐平复了下来。
但同时。
“吗的,难怪清越妮子算到今天能封印我,刚刚那种感觉我差点以为自己就…”
还未想完,他的思维就被冻住了。
咔咔咔——
炎炎烈日下,凭空出现了一座冰雕。
极致的寒冷,甚至让整个皇宫都附上了一层冰衣。
闫清越先是看了一眼冰雕,然后注意力转移到右手上的天魔:“陈轩哥哥,怎么样,你体内的魔念消失了没?”
那只天魔敷衍点头回应,眼神却紧紧地盯着那座冰雕。
闫清越见状,也跟着抬眼看向冰雕,秀眉蹙起:“天魔陈轩要我封印他,到底有什么….怎么回事!这里的空间为何如此薄弱!”
话说到一半,她震惊地看到冰雕内部的空间,竟被冻裂出了一条缝隙。
空间裂痕飞速延长扩张,竟将陈轩的肉身吞噬了进去。
整座冰雕在瞬间,竟中空了!
不对,还有一条腿被留在了里面。
然而还未等闫清越镇定下来。
异变再起!
咔咔咔——
周围地面上的冰衣急速崩裂,旋即红光冲天,一道由鲜血魔力建成的血阵,浮出地表。
“这魔阵,是召唤阵!”
闫清越辨别出了血阵上的符文,脸色微变,猛地复看向冰雕中空的位置。
国民少帅爱上我(真人版)
果不其然。
那只短腿正在缓缓绽放红光,与召唤血阵隔着寒冰呼应。
“天魔陈轩,竟提前在这里布置了一座召唤阵!”
“他提前就算到,他会被空间裂缝吞噬?”
“不对,应该不是空间裂缝,对面应该是一处完整的世界!”
闫清越心头震撼,为天魔陈轩的魔奸巨滑,而震惊不已。
…………
元武界。
一道缺腿的冰人犹如一道流星,从天而降。
滋滋滋——
脱离了阵法的坚冰,也没有了那种至极的冰寒,因此在空气剧烈的摩擦下,飞速融化。
很快,陈轩的思维能动了。
在清醒的瞬间。
他花了两个呼吸的时间,弄清了自己的现状时,他离地面仅剩十丈。
这个距离,以他下坠的速度,御空法术根本止不住下坠趋势!
于是立即催动猼訑神体、金甲术。
下一刻。
轰——
深山中,顷刻出现了一个十丈方圆的深坑。
而陈轩,也化为了一摊肉泥。
特意穿来卸力的臃肿棉服,起不到一丝作用。
不过。
三道魔魂却从肉泥之上漂浮了出来。
“妈的,吓死老娘了,老娘还以为自己要死了。”天魔潘婉云往额头擦了把虚汗。
天魔吴长新还在哆嗦着:“陈轩,咱以后老老实实的,脚踏实地好不好,别整这么危险的玩意了。”
陈轩也心有余悸地,看了一眼彻底毁掉的厉青肉身。
但下一刻。
他眼神一厉:“废话少说,我们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,一个时辰之内必须返回这里,快快快!”
“知道了。”
天魔潘婉云应了一声,辨别了一下方向,立即朝东面飞去。
天魔吴长新则向南面而去。
而陈轩向着北面,不远处的一座山村飞去。
…….
村头。
李耀坐在湖边,怔怔地望着南边…
“刚才是什么东西,从天上掉下来呢?该不会是扫把星吧?”
发出疑惑的,不只是他。
还有他意识空间里,刚刚偷渡下界来寄生的一只天魔。
“刚刚那玩意,似乎不像是陨石,更像是界外修士。”
这只天魔眉头深皱,深感此界危险。
马上看向李耀,摸着下巴沉思:“必须尽快夺舍这个宿主才行,可是,我是用老蛊惑法呢,还是想出一个新的蛊惑法?”
结果这时。
“要不我帮你吧?蛊惑法什么的,我很耐行哦。”背后突然响起一道玩味声音。
这只天魔摸下巴的手一顿,魔魂不受控制地颤抖…
谁?
是谁在我身后?
这里不是宿主的意识空间么,还有什么东西在这里?
我是天魔啊,什么东西能看到我?
对哦,我是天魔啊,怕怕怕个鸟?
他僵硬转过身…
然下一刻。
“啊——”
“桀桀桀….任你天庭各殿和天魔教在此界布局再深,也要喝我陈轩的洗脚水…桀桀桀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