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幻小說 叩問仙道 愛下-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困敵

叩問仙道
小說推薦叩問仙道叩问仙道
秦桑虽有诸般神通,要杀东阳伯,却非易事。
把他引入魔火之中,才有几分可能。
是以,在动手之前,秦桑就在心中推演数遍。
先用七魄杀阵,出其不意缠住东阳伯,能在剑阵里直接困杀最好,若是不成,也可趁机遮住东阳伯耳目,祭出十八魔幡。
乌木剑乃是极品法宝,七魄杀阵也非普通剑阵,多给秦桑一些时间,融会贯通,越阶困杀敌人是完全有可能的。
此时却难免有些薄弱之处,对付同阶修士手到擒来,但容易被高阶修士识破。
何况东阳伯恰好有克制剑阵的青莲宝灯。
见剑阵果然被破,秦桑飞快掐动印诀,十八杆魔幡在周围虚空中浮现,无声长大,变成一杆杆三丈大幡。
旗幡招展,魔火还未真个放出,被幡阵圈住的血影们便开始焦躁不安,胡乱游动起来,本能感觉到了危险。
紧接着,魔火的气息鼓荡而出,靠近魔幡的血影纷纷僵硬,然后无声融化。
东阳伯用青铜宝灯引诱秦桑打出血秽神光,并动用龙凤石柱偷袭,神识则一直牢牢锁定周围。
妃子令,冥王的俏新娘 小说
龙凤石柱虽不能伤到品质这么高的乌木剑,但令其迟滞片刻便已足够,连带剑阵的破绽也变得明显。
高手斗法,争的便是刹那。
尊贵庶女
破绽被东阳伯捕捉到。
这时,乌木剑终于摆脱龙凤石柱,可秦桑再想弥补破绽,或者改变阵势,阻止东阳伯,已经来不及了。
‘轰!’
金刚琢中冲出光焰,如白虹贯日,硬生生冲破剑阵封锁。
一时间,剑阵涣散。
一缕血光从外界映照进来,非常纤弱。
不见东阳伯有什么动作,下一刻身影便出现在剑阵破绽之处,眼看将要成功破阵而出。
就在这时,乌木剑又在他身前浮现,微微一跳,迅猛斩来。
‘当!’
这一剑,却又被金刚琢挡住了。
机不可失,东阳伯身影一晃,成功破阵而出。
刚出剑阵,东阳伯正要去夺符傀,便觉面前有异,入目一道道黑色火焰,顷刻间便将周围的血雾、血影烧了个精光,扑杀而来。
秦桑知道他的目的,提前将魔幡大阵布下,魔火迎面痛击!
看到这些景象,东阳伯面色一沉,但毫不慌乱。
他想起秦桑有一套旗阵,因只在战场上使用过一次,资料不全,有人怀疑是借鉴魁阴老祖的魔幡炼制而成,数量还多出两杆。
即便魔幡真有媲美原版旳威力,东阳伯自信也有自保之力。两人之间差一个境界,一直打下去,最先耗尽真元的肯定是秦桑。
东阳伯只是不想继续缠斗罢了,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危。
但当看清周围的景象,东阳伯顿时大惊失色。
细细数来,火海后魔幡沉浮,哪里是十二杆,竟足有十八杆!
秦桑结婴没几年,方才展现出的实力就已经大大出乎东阳伯意料,没想到还不是他真正实力。
面对十八魔幡,东阳伯眼神中已经全无轻松之色,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“真是十方阎罗幡!”
东阳伯曾和魁阴老祖打过交道,知道此魔的魔幡大阵威力不凡,如今秦桑手中比魁阴老祖还多八杆。
此时此刻,已经不是能否夺走的符傀问题!
十八魔幡鼎立虚空,如同十八张大口,源源不断喷吐魔火。
秦桑通过火莲子操纵魔火。
霎时间魔焰滔天,声势骇人,层层火浪涌向东阳伯。
东阳伯心中生出警兆,视线一扫,只觉自己落入无边火海,无处遁逃。头顶的金刚琢泠泠作响,光焰被魔火逼回,显得黯淡无光,摇摇欲坠。
“魁阴老祖的法宝虽强,却有一缺憾,这些魔火乃是外物,无法如臂指使,遇到实力强的对手,或许能够击败,但不好杀死。”
东阳伯竟对魔幡颇为了解。
不过,即使有此缺憾,当魔幡数量达到十八杆,便是质变,不可等同。
东阳伯心念急转,虽惊不乱,反应极快,心知如果不尽快脱身,等待他的将是魔火焚身,万劫不复!
紧接着,东阳伯全力催动金刚琢护体,身影连闪,只能看到一道白色流光在虚空中横冲直撞。
一时间,魔火被搅得天翻地覆。
却是东阳伯知道魔幡大阵的缺憾,站在原地硬拼是万万不可取的。秦桑必须御使魔火绞杀他,因魔火非秦桑炼化之物,他动的越快,却容易找到破绽。
看到此景,秦桑面色微变。
东阳伯此举着实抓到了他的痛处,果然是老狐狸,这么快就看出大阵不足之处。不过他有火莲子,以收服的魔火为桥梁,比当年的魁阴老祖好一些。
秦桑无法,盘坐虚空,全力催动魔幡大阵,不敢分心。
天目蝶也显出身形,立在秦桑肩头,天目张开,紧盯大阵。
一来东阳伯还不到强弩之末,她的御雷神通暂时破不掉金刚琢防御,不如准备好天目神光,随时破解东阳伯施展的道术。
二是秦桑需要她专心运转天目神通锁定东阳伯,提前判断东阳伯的动向。
魔火熊熊,疯狂扑向金刚琢。
只听金刚琢叮当作响,时明时暗。
东阳伯试图故技重施,再用龙凤石柱狂砸魔火,可惜魔火非是实体,聚散随意。见此宝无用,自己又无法接近魔幡,只得收了起来。
十八魔幡果然了得,东阳伯真元消耗极快,很快便感觉有维持不住金刚琢的迹象,不禁心急如焚。
‘呼呼!’
魔火逼近,受到冲击,东阳伯感到心驰神摇,元神有些不稳,匆忙催动金刚琢,不让魔火近身,并又取出那盏青铜宝灯。
宝灯受了污秽。
但东阳伯顾不得许多,全力灌注真元进去。
强行催动的结果便是‘咔嚓’一阵碎裂之声,青铜宝灯上裂纹满布,碎片掉落,就这么毁掉了。
不过,宝灯中心的灯捻保住一截,勉强燃起一团昏黄灯火。
东阳伯面皮抽动,肉痛不已,此宝珍稀,但为求活命,只能如此。
没想到,昔日棋子能将他逼到这个地步。
灯焰能够稳定心神,要想脱身,却还不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