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奶大反派幼崽後,我被孩兒他爹休了! 愛下-第八十八章 再次合作相伴

奶大反派幼崽後,我被孩兒他爹休了!
小說推薦奶大反派幼崽後,我被孩兒他爹休了!奶大反派幼崽后,我被孩儿他爹休了!
“当然是由徐老爷您出了。”容九抿唇一笑,说得理所当然。
然而,徐老爷闻言,差点一口气没上来,直接背过去。
他瞪圆了眼珠子,一脸不可思议,“我来出?”
“沈娘子,你没开玩笑吧,你酿酒,工人的钱却要我出,这跟吃白食有什么区别?”
看着容九,徐老爷仿佛第一天认识她一般。
这妇人,空手套白狼,玩得比他还溜,简直就是奸商中的奸商!
瞧着徐老爷一张脸白了又青,青了又白,容九依旧面不改色。
她轻笑一声,不紧不慢地说,“徐老爷,我记得,你曾说过,除了镇上,您在县城里还有两家酒楼。”
“这几家酒楼,一天平均下来,千斤酒不说,几百斤酒总是要的。”
“若我们达成合作,这几家酒楼的酒,自然是由我提供,这秘方什么的且不说,单是原料便不少,您出几个工钱,似乎也不算太吃亏。”
“是,沈娘子,你说得也有理。”
轻轻拨开茶杯上的一层浮沫,徐老爷思忖片刻。
從西伯利亞開始當神豪
“要不你也没必要重新雇人了,就从我镇上的酒坊里挑几个工人过去。”
徐家经营着好几家酒楼,自然是有自己酿酒的作坊。
工人也不少,又何必去花冤枉钱呢。
更何况,若是自己的人跟沈娘子学个一招两招的……
这般想着,徐老爷看了一眼容九一眼。
却见她微微一笑,“徐老爷这法子也不是不行,不过,您也知道,我们乡下地方小,您的人过去了,恐怕住不开。”
“这酒的酿造周期又长,到时恐怕您还得在乡下给他们建个房子,还有万一这些人有个头疼脑热的,我们乡下也没有大夫……”
“停,别说了。”
瞧着容九一张嘴,噼里啪啦的说了一通,徐老爷头疼无比。
容九却微微一笑,似乎极为通情达理,“当然,这些事我也是可以解决的,只要您每月多给我一百两银子就成。”
“一……一百两!”徐老爷惊呆了。
这沈娘子,她还真敢张口啊!
徐百生垂下眼皮,纠结不已。
他提出送自己的工人过去,的确是存着节约成本,顺带偷师的想法。
可这一百两银子,并不是小数目,都赶上他一家酒楼两个月的盈利了。
可这酒,说一句琼浆玉露也不为过,若真畅销起来,绝对是天大的利润。
若不如了她的意,这妇人铁定转身就走。
“好!”想了又想,徐老爷最终还是舍不得,咬咬牙同意了。
“就按你说的,你只管去雇人酿酒,这工钱我出了!”
不就是几个工钱嘛,只要这酒能够酿出来,就算让他在西溪村建个酒坊都没问题!
“那就这么说定了?”闻言,容九心中一喜,面上却十分淡定。
她轻抿了一口茶水,“除此之外,关于合作的条件,一应参照蒲公英茶的合同怎么样?”
这就是说,除了分成,自己还要每月再给五十两保底银子给她?
徐老爷微微愣了片刻,倒也没什么意见。
毕竟,蒲公英茶的利润是肉眼可见的。
而这米酒,虽然还未开始,他已经预见了其中的暴利。
绝非是五十两银子可以比得上的。
第二次签约,两人都已经驾轻就熟。
说出你的愿望吧!
签字画押后,容九将合同揣进口袋。
因为米酒酿制周期长,徐老爷也不急着要成品。
只是这量,相对来说要的多了点。
“沈娘子,那咱们可说好了,半个月后,你必须拿出一千斤酒来,否则,这合同我有权力作废,还有蒲公英茶那边,也同样别落下了。”
“这是自然。”容九笑着点头。
思索片刻,她又说,“这酒,我这半个月就酿造了不少,虽还不算太好,不过徐老爷倒是可以先拿去试试客人的口味。”
容九拿出诚意,徐老爷自然也不会拒绝,“如此甚好,过几日,我便派人去取。”
“那我便等着徐老爷了。”
笑了笑,容九转身告辞,“时候不早了,孩子们还在等着,我便先告辞了。”
“沈娘子慢走。”瞧见容九转身,徐老爷颇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。
只是还不等他这口气落到肚子里,便又见容九回过头来。
似想起了什么一般,她说,“对了,还有件事……”
“沈娘子,还有何事?”徐老爷瞧着她,那语气中竟有那么一丝警惕。
“额……”见徐老爷如此模样,容九颇有些无语。
顿了一下,她说,“徐老爷,酿酒,肯定少不了酒坛,日后咱们销量肯定会越来越多,这酒坛的需求量也会越来越多,您看……”
“行了,我明白了。”
并非是第一次与容九打交道,她眉毛一抬,徐老爷便明白了。
他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,“你这是又在给自家亲戚拉生意吧?”
“这个嘛……”
被徐老爷猜中,容九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。
她干脆承认道,“虽说我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,但是,我二叔家的瓷器是真的好,不信徐老爷您四处打听打听,这镇上没有一家瓷窑的价格和品质,能与其相提并论。”
这话并非容九自夸,这镇上也没有几家瓷窑,赵氏家的瓷窑在其中也算得上是佼佼者了。
“行了,这不过是小事一桩罢了。”
徐老爷似不想再掰扯。
他点点头,“左右这家瓷窑的瓷器的质量也算是不错了,这酒坛便还从他那定吧,沈娘子回去与他们说便是。
等那一千斤酒酿成,我在再道与他们签合同,并且结账。”
“那好,我就替二叔二婶多谢徐老爷了。”
徐老爷如此爽快,容九也不矫情。
说完,便转身离去。
徐府门口,哪怕坐在牛车上,沈清仁依旧手不释卷。
几个小的,更是凑在他身边,捧着书看得认真。
如此知知不倦的模样,容九看在眼里,不免生了许多感慨。
这几个孩子皆是聪慧好学的,若从一开始,便精心培养。
也许,他们的成就,比原书中还要高也不一定。
“后娘,你可是和徐老爷谈好了?”
见容九神色不明地朝他们走来,沈清仁将书收了回去。
几个小的更是眼巴巴的看着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