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三春七夏 txt-第45章展示

三春七夏
小說推薦三春七夏三春七夏
最终的商讨结果是,徐清把积压库存全部买下来,承担洛文文和工厂这次的全部损失。五年积蓄,一瞬回到起点。
她疲惫地回到家躺了三天,这三天里满世界的人都在找她。
许小贺说会帮她查信息源头,一定要告那些网络喷子。
万禾传媒的编导私下里联系她,想为她做一期独家专访。
廖亦凡在洛文文的直接任命下,开始对接四世堂,元惜时至今尚未表态。
顾言说在风波停息之前,会暂时保留她的工作岗位。
……
爷爷说,清啊,你一定要记得,自己的心最重要。你看你那个赌鬼爸爸就是最好的例子,一点点钱就会把人变成魔鬼。
是啊,一点点钱就会把人变成魔鬼,可爷爷没有告诉她,没有钱,又该如何守护自己的心?这些年来每一次,每一次都是这样裹缠不清的命运,每一次在她看到一点点希望的时候,就会给她致命一击。
她满身重负,无以解脱!
她大醉了一场,于宛担心她,寸步不离陪在她身旁。
“小时候被人欺负时,我就想着如果这个世界能够毁灭就好了,可我祈祷了半天,世界也没有毁灭。那些该死的臭崽子,仗着我个子矮,长得瘦,拼命地踢我踹我,打得我脸好疼啊,我心想世界毁灭不了就算了,能出现一个超级英雄就好了,结果等啊等,只有你出现了。我看到你比我还细的胳膊,那一刻好绝望……清啊,你说你,为什么要救我?”于宛抱着徐清,头挨在她肩上。
徐清说:“那不然怎么办?看着你被打死吗?我只是觉得,不能这样做。”
“你看你,装得多高冷,每天板着脸不理这个,不理那个,多傻呀。”
“你不也是?看你每天打扮地花枝招展,还以为人缘有多好,结果一落难,全都跑了。”
“哎呀你还说!要不是给了你一次英雄救美的机会,你能跟我成死党闺蜜吗?”于宛笑了一会儿,又想哭,“清啊,如果世界无法毁灭,就让我们做自己的超级英雄,好不好?”
徐清迷瞪着眼睛,看漫天星空璀璨,昌江对岸窑火四射,不由一笑:“好啊。”
“嗯嗯?真的吗?”
“嗯,是真的,比钻石还真,别担心我。”反正她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。
徐清连哄带骗送走了于宛,回到家里,徐稚柳正在收拾残局。她放轻脚步,倚在门边安静地看着他。少年一袭青衣宽袍,眉目传神,宛若河上明月。
长得可真好看呐。
他总是在恰当的时机出现,给她恰好的温暖。
她心里忽而平静。
趁着晚上没人,他们去公司清理放在储存室的蝶变库存。夏阳告诉她,这两天收到好多条投诉,如果再不能清走,物业就都要处理了。
她托于宛打听到一个仓储中心,可以暂时存放库存,按天交租金,很便宜,就是地方有点远,快要出城了,于是她又租了一辆小货车,打算夜里跑个两三趟,一次性把库存都安置好。
于宛看她手头紧张地连搬家公司都叫不起,一时间心疼不已,想要照顾她,又怕她自尊心受挫,最后还是作罢。
也幸好徐清不是一个人,多个帮手,一来一回进进出出了十几趟,两人总算把库存都搬完了。徐清一口气也喘不上,靠着货车坐在地上休息。
徐稚柳坐在她对面的路牙子上,也在微微喘气,问她:“这些积压的货,你打算怎么处理?”
她喝完一整瓶水,擦了擦嘴说:“我也不知道,先放着吧。”
按照常规操作,等到抄袭风波过去,低价售出,未必不会有人愿意抄底。就是这两天,还有人想趁热打铁,试图用“黑”炒“红”,把她捧起来。抄袭算什么?红才是王道!这个社会对着她笑,像小丑一样。
她双手按在膝盖上深吸一口气,问徐稚柳:“我是不是很失败?”
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她有些难以启齿,那句话怎么说来着,既当又立。明明已经落魄至此,仍不愿贱卖,蝶变也好,她个人也好。
“你还记得之前威胁江意小姨,保蝶变进决赛吗?那次程逾白问我,蝶变作为一款批量生产的日用瓷,却出现在艺术瓷赛道,合理吗?现在想想,那件事本身就很可笑,对吗?江主任在筛选之初,大概就看出来了吧,蝶变根本不具备日用瓷的实用性,所以为了确保能进入决赛,把蝶变放到艺术瓷赛道,可是……”
她抱着头,眼泪不自觉地夺眶而出,“我也不知道从哪天起就变成了这样,它是一件产品没错,可它也是我的作品啊。”
她强忍泪水,仰头看向徐稚柳,轻声询问:“它是我的作品,对吗?”
它怎么会那么糟糕?
“徐稚柳,你想听我讲讲爷爷吗?”她双手捧着脸,啜泣声被咽了回去,“我想和你说,其实我也……没什么其他人可以说。”
和于宛太熟了,没法说,她的一切她都知道。他就不一样了,这个来自异世的麒麟才子,只有她才能看到,这座港湾只有她才能拥有,她可以完完全全交付自己的软肋,不用担心会被伤害。
半小时漫画中国史
“我跟你说说,好吗?”
这一刻,徐稚柳的眼睛也湿润了。
原本他可以有机会扭转一切的,他可以告诉她,程逾白发现有人抄袭蝶变,准备在网络赛道公开作品,即便不能阻止脱壳的发布,至少也能让她早做准备,可那一晚,当她怀着荒谬的期待,想要和他聊一聊时,他所有的恻隐之心都消失了。
同一个地方,在万禾传媒的演播室,他又一次对她的痛苦视而不见,仿佛一个事不关己的旁观者,看那所有刀尖刺向她。
而她……这个愚蠢的、软弱的、善良的女人,怎么可以?
她怎么可以向他倾诉?怎么可以相信他?怎么可以用那样的口吻和他说话?之前多少次,他想要听她说,她倔强地包裹着自己,不愿揭开疮疤,现在好不容易想说了,却只能对着他一个影子,她就没有朋友、没有家人吗?为什么要把自己弄得这么悲哀?
为什么偏偏伤害她的人,是他?
徐稚柳不可自抑地泪意涌动,懊悔、无力和悲痛,种种情绪一瞬淹没了他。
就在这时,他看见一道身影出现在马路另一头。
那个男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凌晨三点多的深夜,他怎么会来到洛文文公司所在的仓库出口?
徐稚柳在那一刻想到很多,想徐清的痛,想程逾白的狠辣和柔情,想到自己的伶仃。这世上可曾有人可怜过他?他又能宽容得了谁?于是,他藏起心中的怜悯,对徐清说:“如果你想说的话,我愿意倾听。”
徐清仔细回忆那段斑驳的过去,一时间竟不知从何开口,想了很久,慢慢说起自己小时候第一次生重病,差点就死了,后来破例用了青霉素。记不清是什么病因了,只知道当时她是不被允许用青霉素的,爷爷一直请求医生,就像后来请求老师吴奕一样。
其实爷爷不用走到那一步。
她上大学的时候,家里还在负债,爷爷的病也需要很多钱才能维持后续治疗,她向学校申请奖学金和贫困补助,学校都给予了帮助。课业之外她同时有好几份兼职,还在茶道表演上获得头奖,高价卖出吴奕的茶器,让自己和爷爷过了好一阵舒心的日子。
“我也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,那日子过着过着,好像就不是我的日子了。老师在学校和社会都有很大的影响力,推荐我去参加设计师新人大赛,我获奖了,程逾白通过他的人脉,帮我高价卖出了获奖作品,说起来那是我靠自己双手赚的第一桶金,还多亏了他。如果没有他,就没有后来的我。我有了一点点名气,廖亦凡就来找我一起合作,去陶溪川创业,我想多赚点钱,就答应了。”
廖亦凡承担了几乎所有琐碎的事务,她唯一要做的就是好好设计作品。她知道,她的东西比廖亦凡一个名不经传的大学生好卖,一开始也确实如此,可越到后来,情况越是艰难。
有时候她不吃不喝精心设计的一件作品,甚至不如程逾白随手捏的一个小玩意儿好卖,值钱。
为什么?
“你知道吗?那就像一个不停循环往复的黑洞。爷爷得的是糖尿病,定期要打胰岛素,并发症很多,每天泡在药罐子里,我为了赚钱,要打工,要创业,还要兼顾学业。
我老师可严格了,稍微有点懈怠就要被骂,每次最怕的就是他检查作业。他那双眼睛跟火眼金睛一样,一下子就能抓住我的毛病。他说,清啊,你得缓缓,你老是一种思路可不行,要尝试打开。而我呢,我每次想要好好沉淀一下的时候,总会有突发情况找上我,我根本没有停下来喘口气的机会,更不用说好好思考,好好休息,时间就像是被偷走了一样,我不停地奔走在路上,后来我给爷爷看我的设计作品,他总是很勉强地笑着说喜欢。
你不知道吧?他原来是木匠,手工很好,会做很多东西,家里的桌椅板凳都是他自己做的,我们那一带早期的旋转楼梯,也都是他做的。我问他我的作品有没有比以前更好,他说着喜欢,表情却很为难,叮嘱我一定要好好学习,不要忙着赚钱。
我想听他的话,可一出门医生就把账单交给我。单子好长,我一条条地看过去,医生提醒我,他们已经尽可能照顾我家的情况,没有使用进口药物,报销系统会帮我减负,可我得先把钱交上来。
后来我听从廖亦凡的商业思维,开始做一些低俗审美的东西,很多客户都喜欢,批量生产也容易,我想着等我赚够了钱,再做自己喜欢的东西。那颗火花呀,其实一直都在我心里,可我……我不知道为什么,当我终于赚够了钱,想把它找回来的时候,它却消失了。”
徐稚柳终于发现,她与景德镇的距离,并不在于手作本身,而是她的心。
她的心飞得太远了。
手作就不一样了,相较于坚持原创的品德,手作更能给予一个创作者温度,那恰恰也是元惜时在节目里讲述的最打动她的一种情感,所谓爱与和平的奇迹,就是对传统陶瓷也好,对现代陶瓷也好,对不同艺术形式表达的陶瓷所共通的一种包容的、温暖的孺慕之情,就像四世堂对景德镇陶瓷,就像欧美对中国陶瓷,那种感情会把离开很远的心再拉回来,一点点,一点点拉回来。
她一直找不到自己的问题所在,就是因为离手作太远了,真的触碰瓷泥,看到它们逐渐涅槃的过程,或许她会豁然开朗。
就是不知道那个人,愿意给她机会吗?
徐稚柳不动声色地拿起小石子,丢向徐清。徐清在回忆中抽身,左右寻找石子的来源,继而一抬头,与马路对面的程逾白四目交接。
程逾白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独自一人在深夜游荡,还游荡到洛文文附近。他听说了厂长大闹洛文文的事,洛文文将她暂时停职,等待调查。这几天对她关注的人有很多,圈子拢共这么大,协会里走一遭,什么话都能听到。
他猜她一定受了不小的打击,可能会气他,恨他或者恼羞成怒做出什么。他已经做好准备等待她的反击,可她在做什么?
她居然在顾影自怜?
没有亲眼看到,他始终难以相信,她竟然也会有被打倒的一刻。那还是她吗?她就没有朋友吗?就不能给他打个电话?一个人来搬库存,运库存,还一个人对着黑夜自言自语?
她就不能低个头吗?就一定这么要强?
吴奕曾经笑言,她就是一只打不死的小强,可这只小强,如今看着竟如此的刺目,如此的悲哀,如此的可怜,他几乎控制不住颤抖的双拳,想一拳头击碎眼前的所有。
她不该如此。
她绝不该如此。
而他也不该出现在这里。程逾白在静息几秒后,转身大步离开。徐清颤抖的心,倏然间又掉下去,彻底地掉下去。
看吧,他果然不会给她这个机会。
徐稚柳想,他又一次得逞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