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逍遙小秀才討論-第71章 你當個人吧鑒賞

逍遙小秀才
小說推薦逍遙小秀才逍遥小秀才
翁世吉抬起了头,略一犹豫,便道:“应该不怕,难道是做样子给门右平看的?”
宇皇呵道:“或许吧。”
说完,宇皇背着手,再次看向水池中的鱼儿,“不过,朕的这些亲戚,也过于放纵了一些,还有……”
话说一半,宇皇顿住了。
这时,管炎便对滴翠苑中所有中官摆手,很快,这些人便通通退了出去。
而后,宇皇才道:“信中提到的这一位日者,说的话,有几分可信?”
翁世吉知道宇皇问的是哪一句。
但他不敢回答。
信中提到的日者,名叫廖半生,是位传得很邪乎的一位卜卦先生,这种人不入庙堂,却凭自己的名声,搅动天下局势,最受皇家忌讳。
信里,门右平上书中写了一句话,卜者曰:乱天下者必伯也!
这句话的分量,委实有点儿重。
宇皇要是信了的话,黄宏伯就是砍头的命。
翁世吉不能在这种事情上发表看法,否则,依他了解的宇皇性格,多半会把火引到自己身上。
因为,这句话是门右平说的,真假只有门右平知道。
而他刚因为门右平,栽了一个跟头,现在,就算有一点对门右平不利的话,都不能从他嘴里说出来。
否则,他不知道宇皇会是什么反应。
翁世吉道:“皇上,依微臣之见,这种江湖术士的话,不能全信,也不能不信,坊间有此传闻,必是国舅爷在当地,有所恶。”
“你更相信门右平?”宇皇呵道。
翁世吉把头一低,意思表现的很明显了。
宇皇道:“可薛九野才是朕的柱国,若说乱天下者,岂不该是他?这些江湖术士,在坊间搬弄是非也就罢了,还敢妄言朝政?”
翁世吉有些懵。
心说,门右平是您派下去的好吗?话也是门右平说的,合着,把我当出气筒了是吧?
可要是不站门右平的话,翁世吉也能猜到宇皇要把他跟薛九野打一块去,那更头疼。
看来,不管怎么说,宇皇都要敲打自己就对了。
翁世吉道:“皇上,兹事体大,既然牵扯到了上柱国与国舅爷,我看还是着大理寺卿亲自跑一趟吧。”
“不必了。”
宇皇一摆手,“此事就交给门右平来办,办得好,让他官复原职,办不好,就永远不要回来了。”
翁世吉应了一声是,随后便提出了告辞。
等他一离开,管炎便把手中的鱼食,重新还给了宇皇。
“管炎。”宇皇接过鱼食,走了两步,坐在一块大石头上。
管炎应了一声,凑到跟前,“皇上。”
宇皇道:“天武卫是薛九野一手创办的,你说,信得过吗?”
管炎微微一怔,“皇上,薛大人还是忠心的,天武卫就更不必说了,那个门右平是个死脑筋的人,也是可信的,奴才虽然眼睛不好使了,但心却还亮着呢。”
宇皇道:“是啊,都是忠臣,没有佞臣。”
管炎扑通一跪,“皇上。”
“起来吧,又没说什么,”宇皇白了管炎一眼,“天武卫呈报,薛九野带人砸了黄府大门,是因为要修引水渠,与黄府沟通无果,但以朕对他的了解,断然不会因为这个。”
我真要逆天啦
说好的女主角呢
管炎道:“皇上,想必消息也该到了,我去找天武卫大统领。”
正聊着,一位中官在滴翠苑外求见,手中托举着一封信件。
管炎忙道:“快呈上来。”
那名中官把信交给了管炎,宇皇等他一拆开,便抽了信查看。
很快,宇皇道:“原来是为了他的甥外孙,这倒是解了朕的疑惑。”
管炎接了宇皇看过的信,问道:“那……要不要写信给门右平……”
“告诉他什么?让他放了薛九野的甥外孙?”宇皇板了脸,“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,这件事就交给门右平来办,后面的事情,不要再呈上来。”
“是。”管炎忙低头应了下来。
与此同时。
凤阳卫。
主帐中,薛九野接过手下新送来的第四回《西游记》,看得津津有味。
老和尚道:“你这边危机已经解除,贫僧也该回去了。”
薛九野看了一眼老和尚,又看向文稿,“多留几日,你那道场,都烂成什么样了,不想修葺一番?”
老和尚道:“你能给多少香火钱?”
薛九野摇摇头,“我一文钱都没有,但……黄府有啊。”
老和尚眼睛一亮,“你想让贫僧去抢黄府?”
薛九野呵呵一笑,把文稿放在案几上,说道:“我可没这么说,但你要这么干,我也不会拦着。”
老和尚似乎在考虑。
这时,一旁的苦头陀说道:“大师,可以试试。”
老和尚直接道:“别说话。”
苦头陀只好摇头失笑。
老和尚突然一怔,道:“好端端的,你怎么突然给我提这个?”
薛九野笑了笑,说道:“想必我三天前,托门右平以八百里加急的文书,已送到了圣上面前,再三天便会有圣意下来,那时,门右平虽只是个知县,却有府尹的权力,他必会先向黄府借粮。”
老和尚不解,“那跟贫僧有什么关系?”
薛九野笑道:“黄府必然不借。”
老和尚面色微怔,不能理解。
薛九野道:“黄府那位老夫人据说是你教信徒,你出面,说是为天下受灾流民化缘,她必与之。”
老和尚惊讶道:“贫僧有这么大的面子?”
薛九野道:“你当然没有,但你身后的菩萨有。”
老和尚无语。
“好像你什么都知道似的。既然你说皇上会知道凤阳这边的事情,那你的甥外孙,是不是就……”
薛九野微微一摇头,道:“以我对他的了解,必然不会降旨赦免我的甥外孙。”
老和尚笑道:“那不若,贫僧出面,直接带他到雷音寺去。”
薛九野轻叹了一口气,道:“你当个人吧,我还想让我这甥外孙,给玲珑一脉开枝散叶呢,当和尚有什么出息?”
老和尚狂怒,欲发飙。
“当和尚怎么了?吃你家大米了?埋汰谁呢?”
薛九野哈哈一笑。
“好好好,我收回刚才的话。三日后,门右平借粮借不到,你能化缘化出多少,我让他拿银子买你借出的粮,你不吃亏呀!”
老和尚眼前一亮,“当真?”